无偿领养

小邢十八 2020-03-09 289 0
0

合肥本地人 想领养一只猫猫 有需要的可以联系我

最新文章

更多
上海日前截获一批准备贩卖到广东的家猫,这些猫大都是在居民小区偷猎到的宠物,动物保护活动人士建议中国尽快制定动物保护法。星期五,上海警方在动物保护人士的举报下,在上海截获了一批准备运往广东作为盘中餐的家猫,这些动物被装在笼子里,一个笼子有时有20多只猫,这次共有300多只猫获救,其中的一些猫明显受到虐待,有两只猫已经死亡。这些猫大多是从上海的居民小区偷猎到的,很多是居民的宠物,目前有50多只宠物猫已经和主人团聚。总部设在美国的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亚州部主任葛瑞说,今年一月,沪杭高速上演了一场类似的“猫咪保卫战”,4名特地从上海赶来的“小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拦住了一辆开往广州的运猫车。那一次,600多只小猫被解救。“就是现在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的也是我们国家和动物基金会在支持做的一个研究,就是需要一个立法。那么这个法呢有二个层面,一个是保护所有的动物,不管是濒危动物也好,还是伴侣动物也好,所有的动物在所有的情况下都应该受到保护。那么第二个呢,不光是保护的问题,而是中国现在没有一个防止虐待动物的就是对待和动物接触的过程中,你杀它也好,用它也好,你给它造成这种虐待的行为,剥夺了它的生活的所必需。那么人的这个行为现在中国没有一个法律是对人的这个行为进行制裁的。”上海警方说,猫贩子杨国宝被警方拘留了几小时候后获得释放。警方表示,中国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不能运输猫,也没有法律规定不可以吃猫,所以猫贩子没有犯法。葛瑞表示,这些猫是居民的宠物,偷猎就是违法,“即便现在猫和狗没有列入中国的法律保护,但是如果它们是家里面人养的猫和狗的话,那么这是对人的这种宪法的保护下每个人他有私有财产权。那么这个猫和狗毕竟也是个人的私有财产权。所以你如果从小区把别人养的猫给偷走,就和你到别人家偷东西是一样的。”上海的动物保护人士何勇说,贩猫现在几乎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了。猫都是论斤卖的,个头瘦小的不值钱,所以捉猫人爱抓大猫,一只大猫卖出去,纯利润将近50元。他呼吁中国制定相关的动物保护法和动物福利法,禁止捕捉和虐待动物。“当我们每当面对这种滥食或者说食用一些不该去食用的一些动物的时候,虐待动物的时候都会面临着很尴尬的状况,就是没有动物福利的法规。那么有些人就可以逍遥法外首先,另外一个就是只能接受一个最基本的道德的监督,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尴尬的事,这是中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也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很健全的动物福利法了。那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其实有这样一个动物福利法吧是个迫在眉睫的事儿。”何勇说,中国民众的动物保护意识正在加强,在上海、南京现在已经出现了居民集体去猫市场或者狗市场或者中转站去拦截猫狗的现象,在一些情况下还需要警察介入才能够平息不稳定的现象“另外其实应该看到一个动物福利的法规并不是,它最终服务的对象是人和动物和谐的关系,不单纯是为了动物。我们所有的立法,所有最终的目的其实都是为了人。那人既然和动物这种伙伴的关系,这种相互依存或者说甚至利用的这种关系存在,那当然应该有法规去鉴定人们怎样去对待动物。”  接受采访的两位动物保护人士呼吁中国尽早填补法律空白,给小动物生存的权利。
  狗患何时休?  □实习记者施建新  “狗患”这个词对于许多城市市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近几年来,狗患风行于各大城市,而且随着城市养狗数量的递增,由此引发的安全、卫生、伤人和扰民等问题越来越突出,狂犬病的存在更是给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带来了严重的危害。  武汉遭暴雨突袭,市区道路积水严重,车辆在水中行驶犹如行舟…  杭州1甲流住院病人意外死亡  现行《呼和浩特市养犬管理规定》自2005年9月1日起开始施行,其中对饲养宠物犬进行了很多细致的要求和规定,可是,3年多过去了,呼和浩特市民针对“狗患、流浪狗”的议论依然此起彼伏。  现象  流浪狗何去何从  市民刘女士提到流浪狗的时候甚至有点义愤填膺:“前段时间,我正要打算去逛街,一出门,就被外面的一只流浪狗给咬了,街没逛成,还得上医院去打狂犬疫苗。咱们呼市的流浪狗是不是应该管管了!”  流浪狗对于呼市市民来说并不陌生,在大街小巷和一些广场、公园、小区等地方随处可见。近年来,流浪狗见诸报端的事情屡屡出现,但是流浪狗的问题却并没有得到改善。  记者了解到,流浪狗的形成原因主要有二:一是一些养狗人既不愿意办理狗证,又怕邻居的意见太大,就“被迫把狗处理”了,这其中的一大部分就成为了流浪狗;另外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有一些养狗人搬迁,嫌狗带到新房子里面麻烦,人走了,把狗留下了。大多数流浪狗往往没有接种疫苗,存在有很大的安全隐患。  部门说法:流浪狗收留能力有限  据呼和浩特市限制养狗办公室高志军介绍,2005年开始实施的《呼和浩特市养犬管理规定》第七条规定,市公安行政管理部门设立犬类留检所,负责收容处理无主犬、被没收的犬。犬类留检所收容的犬,自收容之日起5日内可以被认领、领养;对无人认领、领养的,由公安行政管理部门负责处理;对患有狂犬病和其它严重传染疾病的犬立即捕杀,并对犬尸进行无害化处理。  高志军介绍,目前呼和浩特市的犬类留检所占地面积为39亩,一次性可容纳狗200多只。而这个数字与呼市目前流浪狗的数量相去甚远,高志军说:“犬类留检所的狗有一些被爱心人士领养走了,还有一些是病的、死的,我们也都酌情处理了。”就目前呼市街道到处可见的流浪狗来看,“酌情处理”收效甚微。  死狗的归宿  6月25日下午,新华桥电焊机厂住宅区前面的马路上,一只黄色的狗踉踉跄跄地倒在了路边,再也没有起来。据市民任先生说,“就在打电话时,那只狗还会偶尔动一下”。这只奄奄一息的狗引发了附近居民的议论,每一个走过的人总会停下来问一句,“这只狗怎么了?为什么没人管?是谁家的呀?”大家都有点担忧,“如果是得病死的,会不会是传染病?”  电焊机厂住宅区往南就是太平街狗市,加上附近居民也有一部分在养狗,狗比较集中,数量较多,附近居民吴女士反映。  下午7点左右,一位骑着自行车的中年男人停在了狗的旁边,放好自行车后开始把那只狗往蛇皮袋里装。记者问道,“狗是您家的吗?”该男子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怎么了?”对于狗的死因,他的解答是“肺子炸了”,而“对这只狗要如何处理”,该男子始终缄默,不到五分钟,该男子将狗放在车后座上,骑自行车向北而去。  任先生说:“现在那只狗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被送去狗肉馆了。”这一说法得到了附近居民的支持。  部门说法:对死狗处理还是空白  据呼和浩特市限制养狗办公室高志军介绍,现行《呼和浩特市养犬管理规定》自2005年9月1日起开始施行,其中并未对饲养宠物犬的死尸处理做出规定。按照常识,“宠物狗的死尸深埋到一米一下,就不会对周围环境造成影响。”内蒙古兽医工作站办公室李林川主任告诉记者,至于狂犬病毒,“一般是随着狗的死亡而死亡”,但是“并不排除狗身上有携带其他病毒的可能性”。  狗吠何时休?  在市民反映的问题中,狗吠扰民是一个突出的问题。  住在电焊机厂住宅区的王老汉总是在清晨6点左右,就被附近的狗叫声惊醒了,每每这时,王老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再也无法入睡,“像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本来就觉轻,有个风吹草动的就睡不着了,一大早就听见狗在叫,还叫个不停。”已经是盛夏,接近中午的气温居高不下,王老汉家的窗户却依然紧闭,他有点愤慨地说:“不能开,开了吵得更厉害。有时候孩子们回来吃个饭,家里热的再厉害,都不能开窗户。”他摊开两手望着记者:“有时候我真想去市场上买几斤肉,掺上毒药,放在外面,把那些狗都给毒死了。”  部门说法:狗吠属于“三不管”  《呼和浩特市养犬管理规定》中对扰民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而《民法通则》第83条对扰民做出的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损失的,应当停
来源:http://news.hexun.com/2009-07-02/119223858.html郭先生乐呵呵地展示Bobo的狗牌。新快报记者陈昆仑/摄  养犬新规正式实施,上千狗主排队申领“狗牌”  新快报记者吴璇坚见习记者黄建斌  家有“独生”狗宝宝的市民忙着为爱犬申领“身份证”,而家有“危险犬”和多只狗宝宝的市民则忙着为一夜之间变成“非法”的狗只找新去处——这两天,狗主们都忙坏了。昨天是《广州市养犬管理条例》实施的首日,广州市公安局正式受理狗只申请资料,首批“狗牌”也在昨日发放。截至昨天晚上7时,记者通过某登记点进联网系统了解到,越秀、荔湾、海珠、天河、白云等区网上申领狗牌的户数已超过1000户。  与此同时,市内作为申请受理点的宠物医院,在手忙脚乱地接受狗主为狗狗申领“身份证”的资料的同时,也忙着接收被狗主送来的“非法”狗。由于市公安局一再强调,新条例执行不设缓冲期,此前还在观望的狗主们只好将“超生”的狗狗送人或送交宠物医院收容。  狗主阿敏还没为小狗上牌,就已经在为它的未来着想了。她希望新条例实施后市区会增设免费宠物医院、宠物厕所和“交友”玩乐场所等,让狗狗在“挂牌”的同时还能享受到福利。  狗狗领证全家出动  黑白分明的斑点狗、毛茸茸的贵宾狗,还有扎着小辫子的博美犬……昨天早上10时,德政路的宠物医院一条街已经熙熙攘攘——原来是狗主们都带着爱犬来受理点登记申请上牌。  一狗登记,全家出动!记者发现来为狗狗上牌的狗主们不少是夫妻、母子一起出动,一人抱着小狗,一人带着相片等资料以及为狗狗粪便准备的旧报纸等,大包小包全副武装。  李姨带着爱犬Bobi来到医院旁的空地上拍“证件照”。李姨不断挥动着手上的骨头试图吸引Bobi的视线,但小狗却被身边的陌生人和陌生狗吓得左右乱窜,折腾了近10分钟,才拍到满意的正面照。  “今天早上我们都没停过手!”一家宠物医院的工作人员说,自从上周五开始接受预登记以来,他们天天都接到上百宗登记申请,前晚更忙到深夜11时半。  “领牌第一狗”名叫BOBO  昨天中午12时,越秀区第一张“狗牌”正式发出,东风东路郭叔家的Bobo当上了这个“第一”。  “我是周一早上带小狗过来预登记的,想不到这么快就能领狗牌了。”郭叔说,昨天早上宠物医院打电话叫他去领“狗牌”,不到11点,他就赶到宠物医院等着了,苦等一个多小时后,中午12时,越秀区公安分局终于派人将“狗牌”送到了宠物医院。郭叔刚拿到“狗牌”,围观的狗主已欢呼起来——“狗狗身份证”由水蓝色封皮的《广州养犬登记证》和一枚颇为精致的金属项饰组成,登记证的首页贴着小狗的“证件照”,项饰则是给狗狗当项链戴的。  “好威水啊,Bobo一定钟意这个狗牌!”郭叔满意地说。“你只狗好靓仔啊!”旁边围观的狗主也夸道,郭叔更高兴了。  狗主依依不舍弃爱犬  宠物医院“客人”激增  清平路一家平时接收流浪狗只的宠物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两天送过来的弃养狗激增。  “单单这两天我们就接收了近20条小狗,和平时接收的病弱流浪狗不同,这些大多都是健康狗。”该宠物医院负责人王先生说,这些狗的主人多是“一户多犬”的狗主,放下小狗后大多都依依不舍,还反复嘱咐要为小狗找户有爱心的主人。  “这几天还有很多人打电话过来说要送狗过来,我们已打算在芳村再设一个点收容弃犬。”王先生说。  上牌费怎么用?  “我们交的上牌费和每年续交的费用到底用在哪呢?”对于部分狗主的疑问,尹海涛透露,对“养犬管理费”的收取实行“收支两条线”,全部上缴市财政。“养犬管理费”将用于对养犬行为的行政管理、牌证制作、电子芯片购置、流浪犬救助、环卫和宣传教育等支出。  "危险犬"和"一户多犬"的狗主莫再观望  市公安局强调:即日开罚  新快报讯(记者吴璇坚见习记者黄建斌通讯员尹海涛)昨天早上,广州市公安局和越秀区公安分局的相关人员到了越秀区德政路的宠物医院一条街巡查"狗上牌"首日的登记情况。  据广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副大队长尹海涛介绍,从昨天8时30分起,市公安局正式受理狗只登记申领牌照,广州市养犬管理信息系统和银行缴费系统也于昨天早上

领养推荐

更多

欢欢

家里养有一只狗的优先考虑 欢欢是一只柯基犬的串儿,细长身子小短腿,大耳朵大眼睛,体重12公斤的小型犬,身体非常健康,除了性格稍微有些胆小之外没有任何其他问题,很懂事,也不会拆家。现在给它找靠谱合适的领养人,希望能够不离不弃、有病就医、科学喂养、不买低价杂牌狗粮,给它办理狗证,外出牵引。

小椰子

小椰子是比较少见的三花和狸花的结合体,性格非常活泼,目前两个月大,身体健康,能吃能喝能睡也能闹腾,需要对它有足够的耐心和包容心。想要领养它的请直接电话或者微信联系:18810286356,领养平台内留言不能保证及时回复。

小黑

免费领养信息: 小黑,大概八九个月大,小型犬,公狗。被车撞伤后动物医院免费做了骨盆骨折手术,现在已经基本痊愈,吃饭走路完全没有问题。现给它寻找一位有爱心、最好有养犬经验的领养人,常住北京有稳定工作和稳定收入,按时驱虫免疫、适龄绝育并接受回访。合租、学生、平房不考虑。 领养联系微信、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