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觉得猫特别好

梦晚 发布于 305 0
0

凌晨三点半,我从梦中醒来,它也醒了,惯例冲上小阳台窗户,一副等黎明的模样。我不知道我是养了只鸡还是养了只狗,这猫反正挺不像猫的。

因为小时候就喜欢猫,那时我养的猫都是捡来的,偷偷地养。家里住三层楼独栋,通常猫放养一层门面或客堂,偶尔上来与我同睡,家里人视而不见。只有奶奶知道我爱猫,会给它们额外吃额外照看。奶奶亲近自然,对于动物有种奇特的爱心,大概是农民出于对自然生命基本的尊重,她从不表露厌恶嫌弃或害怕。蛇、苍蝇、蟑螂、蜗牛,讲述自己面对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时,她只是轻松好玩的口气,让我很暗暗吃惊。

那时候养的猫,都是野猫,纯黑的、黑白花猫的,很少见到白猫。见别人家里养了,在书店门口,蹲在一摞书上雄伟地眺望,气宇不凡。早已立志要猫,属于人生自由的规划之一,或还是重中之重,但一直以为会养橘眼黑猫、棕眼豹猫、或是极其聪明的狸花猫。结果去年九月,从别人手中接来这只傻小猫,碧绿眼烟灰毛尖儿,基底纯白,在远处看如一块白色软垫,暖和和的。

那时它被原主人抛弃,急于找一个新家,我们不知情地领养了。结果后面感冒不间断,一询问是幼时得过杯状,体质很差,不能吹风不能与别的猫接触,不能繁育,好吃好喝地伺候着,看病打针倒没多少用,像个慢性病一样慢慢没症状了,只求不复发就行。不能和别的猫接触,觉得很可惜,常常怀疑它是否知道自己是猫,是不是以为再长大点会变成我这样,长胳膊腿儿直立行走。如果知道自己是猫,在这个满是直立行走的怪东西的世界,它会不会觉得很孤独。

但是我的傻小猫应该不会,它没有那么酷,心思也没那么多。长大了一点变熟了就会到处跑酷、抓蚊子,会上桌子上冰箱头,哪里最高坐哪里,睡觉永远压你头上。我吃饭、洗澡、困觉,它铁打不动地看着我,仿佛我会噎死、溺死、睡死。陪着我熬夜,守着我醒来,我都快忘了这种有猫的幸福感。无论何时,就算无人陪在身边,也有它。

猫不像狗。我更喜欢猫且觉得猫很温柔,也是人最好的朋友。帮人带过两个周的小狗,每天七点准时敲门,无论你想怎样都得立马起来遛它。在外面撒欢儿,会冲你笑,真正像个小朋友,一回家就拿爪子往你身上扑,在白裙子上留几个梅花烙。毫无办法,但又喜欢得很,因为可爱。我带的是博美串串,小白狗长得如狐狸一般,耳朵软,尾巴蓬松,全身如一颗松球,毛绒绒的,摸上去简直是天堂的触感。但就这小孩子脾气,闹腾,跟着后面收拾家伙,不像我家猫,走过床沿时蹑手蹑脚,绕过充电线、我的瓶瓶罐罐、零散书本和衣服,才会安心坐下。跟狗比起来,猫是淑女,只要它不发情。

发情期到了,那也没办法。因为生病的缘故,没有尽早带她去做手术,且医院于它于我都很不喜欢。一搁就搁到它发情,从来没见过其他同类的猫,恐怕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黏着人要摸。但傻小猫很克制,后面渐渐习惯了这种状态,从来也不吵人,也不乱碰东西。就是早起上阳台窗户看太阳、听鸟叫、盯飞虫。我没想过我会有一只这么乖的猫,之前还觉得家猫真没用,一点不霸气,没有猫的气质。但现在很受用,同处一屋的朋友,怎么可以太横呢?要是横,那也只是撒娇撒痴,只会更爱罢了。

野猫与家猫不同,但猫都可爱。附上几句名人猫言吧——

阿尔贝多•贾科梅蒂:火灾中,在伦勃朗和一只猫之间,我选择拯救猫。

勒内•德•奥巴尔迪亚:猫是一个不可见世界的哨兵。

欧仁•尤内斯库:所有猫都有一死,苏格拉底也有一死,所以苏格拉底是一只猫。

威廉•莎士比亚:我更希望自己变成猫并且喵喵叫而不是一个叙事诗作者。

温斯顿•丘吉尔:狗全都崇拜地看着你们。猫全都蔑视地看着你们。只有猪把你们看作是和它们平等的。

让•科克托:如果说我更喜欢猫而不是狗,那是因为狗有警犬,而猫没有警猫。

约瑟夫•梅里:上帝造了猫是为了给予人类抚摸老虎的乐趣。

马塞尔•莫斯:猫是唯一最终把人类驯服的动物。

保尔•雷奥托:每当一个情妇离我而去,我就会收养一只外头流浪的檐沟猫:一个畜生走了,另一个畜生来了。

巴勃罗•聂鲁达:人想成为鱼或鸟,蛇想要拥有翅膀,狗梦想成为狮子。但是猫除了做猫不想成为任何别的,每只猫都是一只纯粹的猫,从胡须直到尾巴尖儿。

维托尔德•贡布罗维奇:一旦开始抚摸猫的背,人们就无权停止。

猫:喵以为然

领养推荐

更多